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字號:   

【39健康】楊華勝:做眼腫瘤的“追光者”


楊華勝 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曾任眼眶病眼腫瘤科主任,首批廣東省醫學領軍人才,中國超聲醫學工程學會眼科超聲專委會副主任委員,中國抗癌協會眼腫瘤分會副主任委員,海醫會眼科專委會視網膜母細胞瘤學組副組長,中華醫學會眼科學分會眼整形眼眶病學組委員,中國醫師協會眼科分會眼腫瘤學組副組長等。

從事眼科醫療、教學及科研工作30多年,在眼眶病與眼腫瘤領域處于國內領先水平;擅長各種復雜性、疑難眼眶病和眼腫瘤的診斷和治療,在眼腫瘤術后及眼眶骨折的整復再造和眼科影像檢查有很深的造詣。

名醫治病救人立功立德,《仁心》欄目為當代名醫立言。

本文是39健康《仁心》欄目組對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楊華勝教授的深度訪談。

李先生帶著父親略顯尷尬地再次推開楊華勝的診室大門。

無力地坐下來,嘆了口氣后說道,“還是來做眼球摘除了?!彼种心弥囊豁硻z查資料顯示,這是一個“典型”的脈絡膜黑色素瘤患者,楊華勝對它太熟悉了,屬于成人最常見的原發性眼內惡性腫瘤,早期沒有任何癥狀,隨著瘤體繼續增大,視網膜逐漸被剝離,直至腫瘤向眼眶外蔓延或遠處轉移……

翻閱李先生遞過來的資料,楊華勝對這對父子有了印象,早一年前就曾來過他的門診,由于眼內腫瘤范圍較大,他提議李先生的父親馬上進行眼球摘除,被父子倆一口回絕,等再想聯系勸說時,已失去蹤跡。

 

◎ 看著手中的MRI片子,楊華勝眉頭緊鎖,片子上的一團陰影告訴他,事情并非患者口中描述的那么簡單。

“從您這邊走后,我們又去了其它醫院看,想保住我父親的眼睛,可錢花出去了,情況還是越來越糟糕,現在開始連頭也痛起來了,只能來找您幫他摘除眼球?!崩钕壬唪龅厥稣f著這幾年的辛酸,可聽著這樣的話語,楊華勝的臉色卻更加凝重,“老先生現在需要做一次PET-CT的檢查,查看是否有全身轉移,到時我們再來談下一步的治療!”

剩下沒說出口的話,是一旦轉移,摘除眼球的意義已經不大。

在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眼眶病眼腫瘤科中,這樣罕見、復雜、危重的眼科病人比比皆是,也意味著診療時醫患間任何一方的遲疑都會將結局推向更“危險的深淵”,楊華勝認為當眼腫瘤醫生要學會擬定治療方案時立馬做出對病人最有利的判斷,只給病人留一個選項。

楊華勝說,這是他從醫30多年在病人身上學到的最重要一課。

將來當一名醫生讓家人少受點苦

出生在安徽無為農村的楊華勝很小就想當一名醫生,他說,出生在那個相對貧瘠的年代,家里有人生了病全靠硬熬,他的父親因為胃潰瘍經常吐血,小弟因為膝關節發炎,活生生地拖到化膿感染直至一度無法行走,“沒熬過去,不是命沒了就是殘疾?!陛p描淡寫的一句話,往往藏著想象不到的殘酷,“那個時候我就想著,將來當一名醫生,至少能讓爸爸和弟弟少受點苦!”

“追夢”成功的楊華勝在結束本科階段后,一心想進內科的他卻發現,自己面臨的是醫院內科科室人員都已飽和的“窘境”,迷惘中,眼科主任為他指了一條路:和我搞眼病吧。不大不小的地區醫院成為楊華勝眼科生涯的起點,可很快他發現自己又陷入了另一個尷尬的境地,醫院能手術處理的眼科疾病極為有限,成長空間不大,直到兩年后,心有不甘的他決定南下到全國最好的眼科醫院——中山眼科中心深造學習。

1989年,楊華勝成為了中山大學眼科中心吳中耀教授的學生,專攻眼眶病眼腫瘤,而當時的中國眼科界,從事這個專業的醫生還不足10個,在楊華勝進入這個領域后,吳中耀教授幾乎傾其所有傳授經驗和知識,但凡有任何學術會議吳中耀教授都會帶著楊華勝出席,將他介紹給同行前輩,讓他借機“取經”成長。

 

◎ 候診區的椅子上已經坐滿了人,還有不少患者站立等候,配合著不斷被打開又合上的診室大門,處處透露出緊張氣氛。

談及與吳中耀教授的“師徒緣分”,楊華勝也很感慨:“吳教授對我很包容,我性格固執較真,有時甚至會為了一個問題和老師爭得臉紅耳赤,一旁的人會開玩笑說,都分不清你們倆誰才是老師了?!睏钊A勝一直認為自己運氣好,遇到了吳中耀教授、李紹珍院士這樣的“貴人”,“在報考博士時,當時醫院并沒有眼腫瘤相關的博士生導師,是李紹珍院士在自己的學生名額下撥出一個名額給了我,并全程悉心栽培?!?/font>

“這樣的錯誤我不允許自己再犯第二次”

患者初次見楊華勝,很容易被他的“強勢”嚇到。

“你需要摘眼球!”、“這個藥不用吃了”、“你要聽我的”……說話風格和他做事方式如出一轍,幾乎從不兜彎子,直接切入主題,解決問題。但這種“強勢”也容易受到誤解,就有病人試圖“反抗”過,11歲患者李子(化名)的母親就是其中一位,李子右眼自幼外傷后失明,左眼剛被楊華勝診斷為視網膜母細胞瘤,要求先進行眼內注射化療,然后行玻璃體切割手術。

李子的母親一時間怎么也想不通,好端端的孩子,為何會從簡單的視力下降演變為腫瘤并且需要馬上手術切除,她一腔怒氣地看著楊華勝反駁道:“你的診斷能不能百分百準確?萬一錯了,你能不能負這個責?”語氣里充滿了火藥味,對楊華勝之前所有的工作都給予了否定,連正常的交流溝通都無法順利進行,拉著李子就要離開。

“等一下!”楊華勝硬生生地擋住了母子倆的去路,一旁的醫生也感覺到了氣氛不對,剛想輕聲地勸他這次算了,楊華勝卻已氣得聲音提高了八度,“你要相信我,我只想救你的孩子,我敢說有99%的把握,但需要你給我1%的容錯,如果孩子真的是腫瘤,你這樣帶著他走,你能安心嗎?”

“劍拔弩張”的兩人誰也不讓誰,最終在楊華勝更盛的“氣焰”下,李子的母親“敗下陣來”。手術后病理結果證實了楊華勝的判斷,周圍人這才如釋重負。有人曾勸楊華勝改改這“火爆”的性格,“反正你又不缺病人,讓患者自己做決定,最后出現問題,也怪不到你頭上?!?/font>

其實,楊華勝不是沒有妥協過,這當中,有一個病人,在往后的日子里幾乎成了他的“心結”。

那是一個楊華勝從未碰見過的病例,五十歲的張阿姨,因右眼視力下降,檢查發現右眼內長了腫瘤,但一時間無法判斷出是良性還是惡性。“不同于其它腫瘤,眼腫瘤由于局限于眼內,原則上不能進行穿刺活檢,因為有可能造成腫瘤由眼內向眼外播散,穿刺可能造成眼結構損傷如眼內出血等等,針對這樣的情況,通常都會建議患者先定期觀察,根據腫瘤的進展再做進一步的治療?!?/font>

可等第二次回醫院檢查時,張阿姨的心態已經失衡,短短的幾個月,無法得出準確診斷讓她寢食難安,瘦得脫了形,衣服穿在身上顯得空蕩蕩的,這次還沒等檢查結果出來,就直接狠下心要楊華勝幫忙摘除眼球。“楊醫生,等的日子實在是太痛苦,天天擔心腫瘤會發生轉移,到時候連命都沒啦,所以你就干脆把我的眼球摘除吧,就算到時候是良性我們也不怪你!”

楊華勝有心再讓張阿姨等等,可終究掰不過她的決定,實行了摘除眼球,取下眼球病理活檢后發現是良性。“得知結果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犯錯了,雖然是患者自己的決定,但如果當時我能明確告知患者腫瘤屬性,或者拒絕手術,是不是她就不會做出如此極端的決策了呢?”

“每一個病人都想要更好的結果,但他不了解疾病,有時提出的想法是不正確的,這時你就不能按患者要求來選擇治療方法,成為醫生必須要有勇于承擔風險的勇氣,為患者的生命負責。如果過分膽小,害怕出一丁點錯,就會容易退縮,無法成為一位好醫生?!边@件事后楊華勝常常告訴自己和學生,這中間有可能會犯錯,第一次可以允許,但絕不能出現第二次,因為面對罕見病的眼腫瘤患者,沒有第三次機會了。

 

◎ 大致摸清楚病人的情況后,楊華勝耐心地向他講解病情,試圖減輕病人的心理負擔,取得病人的信任和配合。

希望掙扎于“保命還是保眼”的家庭能少一些,再少一些

外行人很難想象,小小的眼睛,眼瞼、眼眶、眼內、結膜和淚器都能罹患腫瘤。其中多數病種發病機制無法明確,嚴重威脅患者生命和視力。

以視網膜母細胞瘤為例,新生兒的發病率約為萬分之一,我國患兒數量位居世界前列。如果早發現、早治療,保眼率很高。然而,大部分患兒當眼內出現標志性“白瞳”時才被發現,診斷太遲,晚期患者比例超過70%,眼球摘除率超過50%。

“如果把時間推回到90年以前,視網膜母細胞瘤患者最終結果都是摘除眼球?!鄙頌榕R床一線的醫生,楊華勝能深切感受其中的痛苦,于是在吳中耀教授的帶領下,兩人在全國最先開展視網膜母細胞瘤診治,尤其是“保眼”治療,1998年提出對視網膜母細胞瘤的患者全身化療方案,開創“顯微鏡直視下視網膜母細胞瘤鞏膜外頂壓冷凝術”……“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國視網膜母細胞瘤的患者才看到了保眼的可能?!睏钊A勝說,這些治療方法當年被評為廣東省科技進步二等獎。

除視網膜母細胞瘤外,在他另一項擅長的疾病領域——甲狀腺相關眼病,楊華勝“走”得更遠。甲狀腺相關眼病是一種伴隨全身多器官損害的自身免疫性疾病,位居成年人眼眶疾病中發病率第一位,與甲狀腺疾病密切相關,是彌漫性毒性甲狀腺腫最常見的甲狀腺外表現,亦可見于2%的慢性淋巴細胞性甲狀腺炎患者、少數甲狀腺功能減退(甲減)和甲狀腺功能正常的人群。

據悉,甲狀腺相關眼病會導致患者眼球突出、眼瞼退縮、球結膜水腫、眼球運動障礙、復視、視力下降等癥狀,甚至會導致角膜穿孔、壓迫性視神經病變和視神經萎縮,損害患者的面部外觀及視功能。

作為中國第一個研究甲狀腺相關眼病的博士研究生,楊華勝率先提出早期輕中度活動期患者進行眼眶局部治療,個性化的治療方案。近年來隨著甲狀腺疾病的高發,甲狀腺相關眼病發病率也“水漲船高”,楊華勝每年診治相關病人超過2000人次,2021年成為在“PubMed-Expertscape”甲狀腺相關眼病專家排行榜全球前1%,國內第一名的醫生。

 

◎ “妙手仁心、德醫雙馨”——病人送來的感謝牌匾,被楊華勝鄭重地掛在辦公室的墻壁上。

當談及自己取得的成績時,楊華勝十分謙虛,臉也稍稍紅了起來,“與其它??撇煌氖?,我們面對的幾乎都是發病率極低的罕見病,此外疑難復雜病多,超過百種病,每個疾病特點又不同,處理都不相同,同時對醫生要求更高,除眼科外,還需要學習眼眶與相鄰學科顱腦、鼻科、口腔、整形、影像、腫瘤、免疫學、內分泌等等學科知識,這些知識水平的掌握、經驗的多少決定了醫生的水平,無論你處在哪個位置,都需要終身學習?!?/font>

喜歡挑戰有難度的事情

“如果你沒有挑戰疑難復雜病的興趣,外加一點點悟性,在眼腫瘤領域你是干不了多久的?!边@是當年吳中耀教授將楊華勝“領進門”時給予的忠告,一晃30年過去,楊華勝仍不敢忘初心,查房、坐診、手術三點一線的忙碌的生活已成了規律,門診碰到新鮮的案例,他會興奮不已地主動打電話給病人叫他記得來復診,病人因為沒錢不能做的昂貴檢測項目,他自己出錢支付只為弄明白其中緣由。

楊華勝的微信中有一個全國眼眶病眼腫瘤學科的群聊,經驗豐富的他被人親切地稱呼為“楊老師”,但凡遇到疑難雜癥或拿不定主意的病人時,都會“@楊老師”讓他幫忙出出主意或讓“楊老師說一說”,這時的楊華勝總會毫無保留,將自己對于疾病的看法一一闡述。

有同行甚至打趣說,楊老師這是把自己的“武功秘籍”都掏出來了!但楊華勝卻不以為然,因為眼腫瘤醫生的成長周期實在太長了,只有通過培養更多的眼眶病眼腫瘤專業人才,才能為更多患者爭取最佳治療時機,及時解決問題。

喜歡挑戰難度的楊華勝將自己的下一個目標定在了出書上,想把他幾十年積累的經驗以及病例寫出來,“現在太忙了,幾年后等我閑下來才行咯!”不等說完,楊華勝哈哈大笑起來。

楊華勝說,“強勢”的他在這件事上并不著急,一切一切,只需靜待花開!

原文報道鏈接:

https://mp.weixin.qq.com/s/2rrQsX-62Ccyz4tH17A3-w

下一篇  【健康中國】強國復興有我·我的這十年|陳偉蓉:請叫我“中國醫生”

地址:廣州市先烈南路54號(區莊院區)、廣州市天河區金穗路7號(珠江新城院區) 郵編:510060 電話:020-66607666

中山大學中山眼科中心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粵ICP備11021180號

官方微博微信服務號微信訂閱號

成年免费无码动漫AV片在线观看 无码人妻H动漫中文字幕 色欲天天婬香婬色视频 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久无码 国产精品va无码二区 亚洲黄色一级淫荡视频播放